• <source id="o9ait"></source>

          無標題文檔
          480看影院官网看电影
          無標題文檔

          明明可以早睡,你為什么選擇“熬夜”?

          作者:   攝影:   發布人:劉倩倩   來源:轉載其他   發布日期:2019-06-12   點擊量:1682   手機模式

          人為什么會熬夜?

          首先承認基因和環境的重要性。有人天生傾向于晚睡,燈光、噪音、室友都會影響入睡時間。除此以外呢?晚睡這種習慣之所以能保留下來,一定因為它滿足了我們的某些心理需求。人類這么聰明,才不會做完全無用的事。

          01只有熬夜的時間才是自己的

          有個詞叫報復性熬夜,大意是說,有些人白天工作太忙,晚上加班到九點,雖然回到家已經很累,但還是舍不得睡。追劇、聊天、看書、寫日記、玩微博、打游戲、刷抖音……不知不覺就兩點了,終于撐不住睡了過去,明天上班路上再補覺。

          早睡群中有人說:

          “熬夜做什么不重要,有時候就是發呆。重要的是,只有熬夜的時間才是自己的。”

          “雖然很困,但如果不做點喜歡的事,就覺得這一天對不起自己。”

          報復性熬夜,是補償白天被壓抑的娛樂需求,是對工作侵占生活的無聲反抗,也是在努力找回自己對生活的控制感。

          十二點之后,今日已過,明日未到,是一個獨立于過去和未來之間的時空。

          此時,開一盞臺燈,脫離所有社會關系,不用在乎別人的期待,讓面具之后的自己出來溜達,在夜色中自由呼吸,成為了一天中最后一道儀式。完成了這項儀式,我們終于能夠相信,這是我的生活,而不完全是螺絲釘的生活,然后安心睡去,

          02熬夜說明我已經足夠努力

          有些特別上進的人,熬夜不是為了玩,而是覺得白天不夠努力,晚上不做點正經事就不好意思睡覺。

          一個姑娘問我,搞學術的為什么都睡得那么晚,難道只有到晚上才有靈感?不是,姑娘,搞學術不靠靈感,靠的是碌碌無為的白天引發的愧疚之心。程序員也一樣。(來自知乎問題為什么很多程序員喜歡熬夜。)

          我問了一個程序員:“你晚上真的工作效率高嗎?”她說:“有些人是,但我肯定不是。算是個心理安慰吧,我都這么累了,要是再出bug,我也問心無愧。”

          年輕人有很多焦慮,擔心中年被裁員,擔心買不了房、結不了婚,擔心父母的健康,擔心食品質量和空氣安全,擔心明天又是deadline……這些都是現實帶來的焦慮。還有一部分焦慮,來自超我的要求:擔心自己正在被同齡人拋棄,擔心自己不夠優秀,擔心不能給孩子更高的起點……這些擔心,都可歸罪于我不夠努力

          熬夜工作,是給超我,給內心嚴厲的父母一個交代:你看我足夠努力了,不要懲罰我。

          03用熬夜對抗死亡焦慮

          在希臘神話中,睡神和死神是孿生兄弟,母親都是黑夜女神。

          對抗睡眠,象征意義是對抗死亡。

          每一個白天,都像短暫的一生。什么都沒做,一天就過去了,那一生是否也如此呢?熬夜可以獲取更多時間(是個幻覺),只要不睡,這一天就沒有結束,我也沒有那么快面臨死亡,還可以多做一點事。

          因為這樣想而無法睡覺的人,不是缺乏自律,而是對人生太有追求,想要讓自己的一生更豐富,更有意義。

          除了死亡帶來的緊迫感,也有人因為死亡帶來的恐懼感而無法入睡。

          我有個朋友,很長一段時間一直熬夜,就算困得打瞌睡,也會立刻睜開眼,因為她感覺睡著之后和整個世界失去了聯系害怕閉上眼睛就再沒有機會睜開。

          后來她想了個辦法,定一個兩點的鬧鐘,告訴自己說:我只睡兩個小時,很快就可以醒過來。這樣做了一段時間,她不再熬夜了。

          04用熬夜自我傷害

          熬夜可能導致肥胖、記憶力下降、免疫力下降、患心臟病和癌癥的風險上升。和抽煙、喝酒、不按時吃飯一樣,熬夜屬于慢性自我傷害。

          當一個人明知道一件事對自己有傷害,卻主動去做時,很可能是在攻擊自己。

          那么,人為什么要這樣做呢?

          或許認為自己沒有價值,不值得更好的生活,只值得混亂的生活。而熬夜,是讓生活變得混亂的有效方式。

          或許想攻擊的是別人,卻無法說出口,所以只能攻擊自己,讓自己難受。

          或許想要證明給父母看,我現在過得不好,作息一團糟,影響了學習或工作,你還不肯承認當初做錯了嗎?

          或許小時候只有生病時才能獲得父母的關心,所以長大后用熬夜的方式讓自己生病,獲得別人的關心。

          05熬夜躲避的不是黑暗,而是自己

          有些人硬撐著不睡覺,必須開著燈,因為怕黑,怕鬼。

          怕黑和怕鬼,本質上怕的是我們內心中自己無法接納的那一面,尤其是攻擊、破壞、毀滅的沖動。

          我們擔心這些沖動如果表達出來,會傷害他人,毀滅世界。當這些沖動無法被接納時,只能投射到外部世界,好像有些東西會傷害我們,比如黑暗和鬼。

          06我們熬的不是夜,是孤獨

          有的人發現,伴侶或室友在的時候,很容易入睡。而自己獨處時,經常熬夜,必須在床上玩會兒手機,直到很困才能入睡。

          父母們可能有過這樣的經驗,嬰兒就算睡著了,也能感覺到媽媽離開,然后醒過來大哭。嬰兒需要感覺到和媽媽的聯系,才能入睡。成年人不需要媽媽在身邊,但也需要穩定的關系。這種關系可以存在于現實中,也可以存在于內心。

          德國鐵血首相俾斯麥,有嚴重的失眠。醫生怎么治療他呢?晚上,在俾斯麥入睡之前,醫生坐在床邊,陪著他入睡。早晨,在俾斯麥快醒來時,醫生又坐在床邊,穿著同樣的衣服,看著他醒來。這樣做了一段時間,俾斯麥的失眠治好了。

          對俾斯麥來說,閉眼前和睜眼后,看到的是同一個人陪伴自己。一段時間之后,他心中內化了以醫生形象為基礎的穩定客體,不安全感得到緩解,于是放松下來,能夠睡著了。

          獨處時熬夜,睡前玩手機,某種程度上,是想和別人保持聯系,防御內心的孤獨。

          成人的手機,和孩子的小熊,都起到替代性客體的作用。一旦睡著,就只能放下手機,和別人的聯系斷開,失去可以依戀的客體。

          所以,我們很難放下手機,因為我們熬的不是夜,是孤獨。

          07熬夜是個背鍋俠

          我當建筑師時,有個同事,每次投標做報告的前一周,都要熬夜玩游戲,導致做報告時精神萎靡。領導找他談了好幾次話,都沒效果。我特別好奇,問他:

          “你為什么報告前一定要熬夜?報告之后放飛自我不行嗎?”

          他說:

          “如果我精神特別好,甲方還是否決了方案,那不就說明我能力不行?”

          這位同事的思路是:我先熬夜,這樣如果我的報告做得不好,就是熬夜的鍋。

          熬夜是自我設限的一種。自我設限,是針對可能到來的失敗,預先給自己設置障礙的一種防御行為。這種行為雖然可以避免因為自身能力不足產生的挫敗感,暫時維護自我價值感,但卻降低了成功的可能性。

          我如果不熬夜,身體肯定更好/能考上更好的大學/能把工作做得更好/早就出任CEO迎娶白富美。多虧了熬夜當背鍋俠,我們覺得自己充滿潛力。


          ? 無標題文檔